您現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廉潔文化 > 清風文苑
仰望銀杏
信息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 發布時間:2020-12-14

 ?。ㄣy杏黃 一凡 攝)

  銀杏樹之于我,如同朋友和家人,每天上下班的路上都會看到,與我相看兩不厭。

  銀杏,站在一日的晨昏之中,站在一年的四季之中。它的枝丫隨主干向上,沒有旁逸的習慣。它不像垂柳一樣柔弱,這一點與北方的白楊樹接近,但不是白楊樹那樣的粗枝大葉,長速也不及其快。銀杏的種植范圍廣,北到沈陽,南到深圳。

  蘇州太湖邊的銀杏,又以東山的最為靈秀,有一種玉樹臨風的風范。樹身沒有遭受風沙的侵襲,亦沒有滄桑感。綠時綠得是油汪汪的;黃時黃得也是油汪汪的,有種雞油黃的質地。那扇形的葉面,幾乎沒有正反之分,不像有些樹葉,正面明顯油亮色深,反面就要黯淡蒼白很多。銀杏葉雙面都有自己的主題,不厚此薄彼。莫非蘇州繡娘獨創的雙面繡,就是從這銀杏樹葉得到的啟示?

  古人關于銀杏的描述中,我最愛蘇東坡的一副楹聯,上聯“四壁峰山,滿目清秀如畫”,下聯“一樹擎天,圈圈點點文章”。像其很多不為人知的詩篇一樣,輕松自如,率性有味。仰頭觀樹葉,“滿目清秀如畫”,俯首看樹影,“圈圈點點文章”,俯仰之間,蘇東坡與銀杏融為一體。

  冬天,銀杏葉掉落,只剩鋼筆畫一般的軀干,少韻致,存風骨。光禿禿的樹枝兩袖清風,光明磊落。春天一來,枝丫嫩苞蘊含萬語千言,不聲不響,就綻放滿樹的嫩綠。我知道,雖然看不見銀杏開花,但其實它是開花的,是一種真正的不事張揚。不久,雌樹上就結滿了細如豌豆的小銀杏果。這時的銀杏樹,是最妖嬈的,就是蘇東坡寫出楹聯的時節。銀杏灑下的陰涼不僅給了一代文豪,誰從樹下走過,都能享受到它的饋贈。

  眼下,是銀杏果成熟的時節,路邊的銀杏果會自動掉下,給路人帶去意外的收獲。而且,滿樹的秋色吸引無數目光和鏡頭,然后樹葉會在一陣秋風過后脫落,給人滿地金黃的驚嘆。

  在銀杏樹下,仰頭觀望,總是讓人聯想不斷。銀杏樹默默無聞地“捧著一顆心來,不帶半根草去”。它在我眼中,站成一道靚麗的風景。(徐中輝 作者單位:江蘇省蘇州市姑蘇區滄浪街道紀工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