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廉潔文化 > 清風文苑
雪夜憶戴逵
信息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 發布時間:2020-12-14

明 周文靖《雪夜訪戴圖》(局部)

  隨著冬日到來,又到詩中所說“隔牖風驚竹,開門雪滿山”之時。梅下尋詩,庭中看雪,煮雪烹茶,古人關于雪的雅趣頗多,故事也很多,其中我們頗為耳熟能詳的當屬“雪夜訪戴”:王徽之在雪夜乘船拜訪好友戴逵,到了戴家卻連門都沒進就走了,只留下一句“吾本乘興而行,興盡而返,何必見戴?”人們通過“雪夜訪戴”記住了王徽之的隨心瀟灑,其實,這個故事中未出場的主角、能讓王徽之“每一相思,千里命駕”的對象——戴逵,亦是一位有著魏晉風度的名士。

  魏晉時期,我國的書法和繪畫藝術發展到一個高峰,書法以王羲之、王獻之為代表,繪畫的領頭人便是顧愷之、戴逵。

  戴逵字安道,譙郡铚縣人,從小喜歡畫畫。父親認為藝術是“旁門左道”,一心希望他走“正途”,成為學者,于是請來著名學者范宣教他儒家經典。戴逵勤奮好學,范宣對弟子也寄予厚望。但戴逵總是丟不下自己的愛好,業余時間喜歡跑到自然間去寫生繪畫。范宣對此不以為然,認為于前途無用。戴逵十分敬重老師,見老師不理解自己,又不好與他爭論,便回去按照東漢張衡寫的《南都賦》,繪成一幅《南都賦圖》,恭恭敬敬送給范宣。范宣一看,大為震撼。拿在手上反反復復地欣賞,越發覺得構思精巧,意義深刻,手法細膩,回味無窮。他把戴逵找了過來,說:我以后跟著你好好學畫。從此兩人互為師徒,讀書作畫。

  后來,戴逵跟隨父親乘船去京城,站在船頭看著山清水秀,漁翁身披蓑衣,時隱時現在煙波浩渺之中,實在心曠神怡。到了京城之后,兩人來到了著名的瓦官寺。正巧遇到名畫家王蒙。王蒙聽聞戴逵是個神童,便要他現場作畫一幅。戴逵推辭不過,隨即蘸足濃墨,一氣呵成,畫出一幅《漁翁圖》來。王蒙見戴逵三下兩下,一揮而就,甚是高興。再細品畫風畫意,更覺氣韻不凡,大為慨嘆:“此童非徒能畫,亦終當致名。恨吾老,不見其盛時耳!”王蒙一向傲氣,不輕易表揚人,周圍人一聽,都對戴逵另眼相看。

  當時官任太宰的武陵王司馬晞,聽說戴逵不僅會繪畫,還會鼓瑟,就派人召他到太宰府來演奏一曲。戴逵十分痛恨那些故作風雅、奢侈放縱的官僚貴族,沒給司馬晞一丁點面子,當著使者的面把瑟砸碎,說:“戴安道不為王門伶人!”來人見戴逵這么堅決,只好灰溜溜地走了。

  戴逵對權貴非常蔑視,對藝術則十分嚴謹,精益求精。除了繪畫,他還是一名雕塑家。一次,靈寶寺請他造一尊佛像,作品完成后,他還不滿意,到處征求意見,可是大家都說恭維話。戴逵便躲到屏風后面,偷偷聽參觀者的評論,比如:額頭太窄、兩眼太小等。他把這些評論一一用筆記下,想辦法打磨、修改。聽了三年,改了三年,這才把佛像造好。

  魏晉時期,天下士人隱逸之風盛行。戴逵一生雖隱逸不仕,但卻不狂悖、不故作姿態,而是強調自身修養,潛心追求自身志趣,從而在繪畫和雕刻藝術上取得了驕人的成就。雖然史書中對其的記載只有寥寥數語,但足以令一位名士形象躍然紙上。(孟書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