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廉潔文化 > 清風文苑
【隨筆】本草之味
信息來源:湖北省紀委監委網站 | 發布時間:2020-12-06

  此時,冬日朝暉與故鄉融為一體,每個人像一塊小小的泥土,連綴著一片片陸地和山林。清澈的虎渡河水穿橋過巷,一路流向遠方。

  十年沒去青云山采藥,我慢慢跟在村里幾位老人后面。他們熟悉山里的各種草藥,就像熟悉自己的身體一樣。在山巒層林、魚鳥蟲獸之間,他們遍嘗百草,用蘆葦根、夏日蟬入藥,也用刀豆、麥芽、冬瓜皮治病。他們吃五谷長大,也吃草藥長大。

  山坡上盛開著野菊和薔薇,彌漫著原始而清甜的山野氣息。晨光停在山茶花上,形成一抹淡淡的寶石紅。世間萬物皆有時序,同一種藥材在不同的時節、不同的時辰采摘,藥效大為不同。在這個百花沉寂的季節,我希望幫祖父找到更多的草藥,看他醫治更多的病人。

  受祖父熏陶,我兒時能記住100余種中草藥名字。它們有的以動物命名,如雞血藤、兔絲子、龍膽草等;有些以季節命名,比如春砂仁、夏柘草、秋桑葉、冬葵子等;有的以顏色命名,有我們常用的紅花、黃芪、白術等;有的與數字有關,如一見喜、兩面針、三七粉、四葉參、五倍子、六神曲、七葉蓮、八角茴、九香蟲、十大功勞葉、百草霜、千金子、萬年青……這些趣味草藥,被時間改變著開始與結束,演繹著此消彼長的辯證法,也見證了人間冷暖,歲月遷徙。

  清晰記得,祖父有兩排靠墻而立的榆木藥櫥,紫紅古樸,雅致潔凈,呈“平視觀上斗,展手及邊沿”的特點。每個小抽屜為一個藥匣子,均貼有中正平和的隸書藥名。躺在里面的中草藥,曾汲取日月精華和天地靈氣,通絡病人的筋骨,滋養病人的靈魂,守護病人的健康和幸福,其“四性五味”早已錄入浩渺卷帙。祖父告訴我,藥食同源,生姜是藥,大蒜是藥,南瓜子、黑芝麻、馬齒莧也是藥。祖父“醫廚雙修”,請木匠打櫥柜,“兩櫥”祛病。

  祖父給人看病,講究望聞問切,既能透過脈象叩探病人身體的強弱、深淺和盈虧,也能從氣色、聲息與“十問”里找出病癥。祖父給病人抓藥,氣定神閑,不急不躁,慢條斯理用皮紙包,細致嚴謹用麻繩扎,遞給病人時不忘囑咐配伍用量、熬制時間及食藥禁忌。祖父說,用藥講究“君臣佐使”及格局,施藥取舍與年齡大小、病情輕重、身體強弱、氣候冷暖等有密切關系,最怕差之毫厘、失之千里。

  一個冬夜,祖父邊抄藥方邊問我:“醫生治病的最高境界是什么?”我不假思索回答:“能治所有病!”祖父笑道:“是‘治未病’,要未病先防、已病防變、已變防漸。”意思是消未起之患、治未病之疾、醫之于無事之前,提前將影響健康的微兆扼殺在萌芽中,也就掌握了醫學的綱領、攝生的法則,達到“治病十全”的“上工之術”。我想,這與我們紀檢監察工作有異曲同工之妙。

  臨近晌午,我們繼續尋找草藥,但收獲微少。這或許是大自然在提醒我們,本草有靈盡其物性,取之有道方為長久。每個采藥人,唯有“用敬畏與回饋延續本草之命,以愛與繼承傳遞本草之情,憑執著與專注守護本草之魂”,人與草藥相互依存、相互撫慰的生命圖景才會賡續。(陳白云 作者單位:公安縣紀委監委)

鏈接:http://www.hbjwjc.gov.cn/lzwh/lzwy/12658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