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廉潔文化 > 清風故事
山溝里的“摩托書記” 記全國先進工作者、湖南省湘鄉市棋梓鎮紀委副書記魏錫慶
信息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 發布時間:2020-12-09

圖為12月2日,魏錫慶(右)騎著摩托車向村民了解扶貧領域有關問題和干部作風情況。

  “老魏,你昨天剛從北京領獎回來,今天又下雨,回家休息一天吧。”11月27日上午,在湖南省湘鄉市棋梓鎮政府院內,鎮紀委書記李國平見鎮紀委副書記魏錫慶穿著雨衣準備騎摩托車下鄉,忍不住攔住了他。

  “不行啊,連云村的村民很關注這個信訪件,我去北京已經耽擱了幾天,今天必須得去一趟村里了。”魏錫慶說完便跨上摩托車,一踩油門,摩托車消失在了雨幕中。

  這就是被群眾稱為“摩托書記”的魏錫慶,一名扎根鄉村36年的基層紀檢監察干部。在他心里,最放不下的是工作,最惦記的是群眾,不懼風雨,無怨無悔。

  36年里,魏錫慶先后獲得全國性表彰獎勵6次、省級表彰5次、市縣級表彰45次,這些證書和牌匾摞起來超過了他1米65的身高,可謂“榮譽等身”。

  “自身硬氣工作才有底氣”

  2005年,42歲的魏錫慶從統計部門轉崗到鎮紀委,擔任棋梓鎮紀委副書記,這一干就是15年。在當時很多人眼里,紀委案子難辦,加班又多,還得罪人,一些鄉鎮干部都對這個崗位“敬而遠之”。而當時還是紀檢監察工作“門外漢”的魏錫慶卻不信這些,勇敢地挑起了這副擔子。

  為盡快熟悉業務,魏錫慶每天提前一個小時到辦公室學習黨紀法規,認真研究筆錄怎么做,程序怎么走,把紀檢監察業務的各個關鍵點、知識點都詳細地做筆記。

  魏錫慶有股不服輸的犟勁,越是遇到難辦的案子,他越要想辦法啃下來。

  2016年,有群眾舉報村干部劉某在為村民李某辦理五保戶審批手續時違規收取好處費,還偽造身份信息騙取國家移民后扶資金。但紀委在調查案件時,李某卻死活不愿意作證。他認為,村干部幫自己辦手續,自己理應給點辛苦費,他不僅不怪村干部,反而心存感激。而在魏錫慶看來,村干部為村民辦點事情就收錢,這是典型的腐敗行為,這股歪風必須狠剎。

  “這是當時‘雁過拔毛’專項整治的第一批案子,如果這個案子辦不好,之后許多類似的案件就都難辦了。”時任棋梓鎮紀委書記彭定根說,由于缺少李某的關鍵證言,案件辦理一度停滯不前。

  而魏錫慶卻暗暗較上了勁。那段時間,他每天去李某家,聊家常、說政策、講道理,一聊就是半夜。但聊到關鍵問題,李某總是“嘿嘿”一笑,閉口不言。在如此“折騰”四個晚上后,李某終于被魏錫慶的犟勁折服,如實講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劉某最后受到了查處,此案也為鎮紀委此后處理類似案件提供了經驗。

  “只有自身硬氣,不斷提升紀法素養、業務水平,做到兩袖清風,工作才有底氣,案子才拿得下來。”魏錫慶說。

  “啃不下這塊骨頭決不下‘火線’”

  除了不服輸的犟勁,魏錫慶還有一種敢啃硬骨頭的韌勁。

  去年,湘鄉市毛田鎮有群眾反映,該鎮榔樹村原村委會主任譚燕舞多年來以暴力、威脅手段,在湘鄉市多地實施強迫交易、尋釁滋事等違法犯罪活動,當地百姓苦不堪言。

  收到舉報后,湘鄉市紀委監委采取鄉鎮片區合作模式調查譚燕舞涉黑涉惡有關問題線索,辦案經驗豐富的魏錫慶便是專案組成員。

  “時間緊、證據少,該案在辦理初期就遇到了‘瓶頸’。”一位專案組成員告訴記者,通過走訪調查,他們得知,榔樹村原報賬員肖某曾幫譚燕舞管過賬,如果他愿意作證,案件將有突破。

  但當專案組找到肖某詢問時,卻碰了釘子。

  “說出實情,我自己也要受到處理。”面對調查詢問,肖某打起自己的“小算盤”,拒不配合調查。

  怎么才能啃下這塊“硬骨頭”?關鍵時刻,魏錫慶主動請纓:“我在基層干了30多年,整天與群眾打交道,工作經驗比較豐富,我還做過統計員,能看懂賬。”

  得到專案組同意后,魏錫慶一邊到肖某家做思想政治工作,一邊走訪知情村民,尋找證據。

  “在辦理這起涉黑涉惡案件過程中,有一天晚上,老魏騎摩托車在各村走訪時不小心摔倒,右肩鎖骨骨折了。但是他仍然堅持工作,誰也沒告訴。”彭定根回憶說,“直到我們發現他打字只能用左手敲,才知道他受傷了。”

  大家馬上送魏錫慶去醫院治療,而他在醫院簡單處理后就馬上返回了專案組。魏錫慶說:“啃不下這塊骨頭決不下‘火線’。”

  通過十幾天的接觸,魏錫慶摸清了肖某的性格特點和心中顧慮,便將走訪收集的證據逐一擺在肖某面前。肖某的心理防線終于被擊垮,答應配合專案組調查。

  功夫不負有心人,經過20多天的努力,譚燕舞涉黑涉惡案件取得突破性進展,而魏錫慶此時才喊了第一聲“疼”。

  做好案件查辦“后半篇文章”

  魏錫慶干基層紀檢監察工作很有一套,無論是被他處分過的黨員干部,還是當地的村民,都很服他。

  2014年4月,與魏錫慶有著十幾年交情的村干部萬某因侵占公款和工作失職,被鎮紀委給予撤銷黨內職務處分。萬某一時氣不過,堵在魏錫慶的辦公室門口指桑罵槐。

  “被處分后,有謾罵的,有造謠誹謗的,甚至還有動粗的,但最終都表示理解、服氣,這都是因為魏錫慶對案件查辦的‘后半篇文章’做得好。”彭定根說。

  的確,在魏錫慶看來,查處干部不是目的,教育和挽救干部才是根本。

  面對受處分干部的各種不理解,魏錫慶騎著摩托車反復登門解釋疏導。即使對方不給好臉色,他也絕不放棄。

  “這事不怪他,我們現在還是好朋友。”萬某對記者說,自己當時是抱著與魏錫慶一刀兩斷的心態去罵他的,但沒想到事后魏錫慶經常騎著摩托車到家里來,不厭其煩做思想工作。

  “通過他那么一講,我慢慢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萬某笑著說,魏錫慶是“直腸子”,辦起案子六親不認,辦完案件卻又“倒貼人情”,看得出,他對工作很用心。

  不僅在工作上用心,這位“摩托書記”在解決群眾煩心事上也格外認真。

  幾年前,棋梓鎮白云村村委會與傅某簽訂了村級公路硬化合同,但在動工前,傅某以原料漲價為由要加價5萬元才肯開工。村里不同意,傅某便玩起了失蹤。

  “天涯海角也要找到他。”魏錫慶對村民說。

  “當時村干部急得團團轉。”時任白云村會計范建初回憶說,魏錫慶在走訪時得知此事后,帶著干糧水壺,騎摩托車跑了三天三夜,終于在婁底市找到傅某。

  “我看見他騎著摩托車一身塵土、兩眼血絲,心一下就軟了。”傅某說,為了這樣的好干部,賠錢賺吆喝也值得。(鄒太平 廖遠哲)